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老师小说  »  我最爱的应该是岳老师
我最爱的应该是岳老师

我最爱的应该是岳老师

和岳老师认识是在贴吧,是2015年的时候,我已经结束了那段疯狂的日子,整个人更多的关心美食和旅行。我自认为是个有深度的吃货,碰巧岳老师也是,我们是在关于去日本旅行的帖子里开始了关于日本料理的讨论,慢慢的就熟了,但聊天的内容无外乎美食和旅行。
岳老师比我大3岁,已经结婚了,她是个公立中学的老师,但是不上课,也不教学生,而是在办公室负责学校的财务,公立学校的财务大家可以想象的,很清闲的那种,而且财务基本都是单间,所以她上班轻松自由到无聊。碰巧那时候我也很闲,聊得多了就会聊到情感,她的情感并不是很幸福,丈夫是做业务的整天在外面跑,用她的话说和他老公结婚的原因可能就是她老公适合结婚,想想也是挺悲哀的。岳老师会把生活中不开心的事和我说,而我总能够给她理顺了,说通了,她常说在我面前感觉她像妹妹,我像哥哥。
和岳老师发展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,她是因为没人可以诉说,而我可能属于无所事事吧,我乐于去给别人疏导内心的苦闷,喜欢分析别人的内心状态。我们是无话不说的朋友,但是从来没想过和她上床怎样的,我只是她的灵魂导师,并无非分之想。
岳老师并不是一个老实人,在他们单位就有一个情人,她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和那个人发展成情人了,各有家室,而且论各方面条件,他都不如她老公,但是就是稀里糊涂的成了情人,他们经常中午偷情,她说可能就是为了方便偷情他才成为她的情人。我说正常,女人三十如狼,可以理解,我也会和她说我约炮的事,她也会和我说她也曾约过。但是我真的没想过和她,她也没想过和我,我们唯一的沟通方式就是用易信,她说她和她的情人就是用易信联系,微信总觉得不方便,太惹眼被发现了不好,易信有个功能挺好的,就是发出去的信息可以看到别人是不是已经看了,我们只是文字交流,从来没发过语音,也没想过看彼此的照片。
和她真正发生关系其实挺突然的,是周五的下午吧,她发了一个照片给我,拍的是从火车站视角的玄武湖,我问她怎么跑南京来了,她说来办事,准备回去了,在等车。我就礼貌的说了句客气话,来都来了,怎么着也要吃个饭走啊,不然显得我们南京人民一点都不热情、不好客。她说你能代表南京人民啊,我说南京除了我还有能请你吃饭的人吗,她说还真没有,我说那就从了吧,带你吃点好的,也拉近一下二线城市和魔都的距离,她说她的车票怎么办,我说撕了,然后她真的撕了。好吧,我的饭是请定了,我让她直接坐地铁到鼓楼,我也往那去。
第一次见她是在城市名人外面,我约她去吃谭家菜,很知性的装扮,虽然比我大3岁,但是有股小清新的味道,让人觉得很舒服,见面她笑呵呵的说,哥你来啦,我说真没想到你把车票撕了,她说原来你请我吃饭是假的啊,我说吃饭怎么可能假,要是吃饭是假的,那不成吃空气了,怎么着也要对得起你的车票吧,然后我就拉着她让她跟我走了。
谭家菜是官府菜,以精致闻名, 我给她讲谭家菜的历史,把她忽悠的吃撑了,她说车票不冤枉,就是有点吃多了,回去要减好几天。我问她,吃完打算干嘛。她说南京人民就这么招待人啊,死喂一顿,然后撑死不管啊,我说不是怕你归心似箭佳人有约着急赶着回去嘛,她说着急还能把票撕啦,都怪你,让我把票撕了。只能说她胡搅蛮缠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,我说我也没想到你那么听话啊,说撕就撕啊,她说她就听话了,我说那好吧,听话就跟我走吧,然后她就跟着我了。
废话不说直接就地开了个房,带到房间,直接推倒,完全没想过会发展到这一步,直到把她扒光了准备挺枪上马的时候,才发现没套,她说了一句没事、安全,都说到这份上了,那就不客气了。其实上海女人真的是挺有味道的,那种嗲,别的地方的女孩真的是学不来,她们就能嗲的那么自然,岳老师是我上过的第二个上海女人,小兔医生是第一个,但是小兔医生那时候还是个处,和岳老师没有可比性,但是她们那种柔弱会让人特别有征服感。一番折腾,到后面快速冲刺的时候,她叫着要死了要死了,直到射完,缓了很久,她说,真的要死了,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刚吃饱就被你这样弄,真的吃不消,要是再坚持一会,感觉胃都要被我捅翻了,我说实践再一次证明,饭后不宜剧烈运动是对的,你要是吐了,我就尴尬了,她说刚才真的要吐了,我说现在呢,她说现在好了,我说你看你现在不是吐了吗,她说哪有,我说你看你下面,把我喂给你的都流出来了,她笑着打我,说死鬼,让我抱她去洗。
之后,她让我真正体会了一把她的温柔,可能之前小女孩弄多了,发现自己还是喜欢成熟的,所以和岳老师一起总是能够很满足。
第二天,吃过午饭,送她回去了,有过一次之后,后面就有点肆无忌惮了,没事上班的时候她自慰勾引我。因为爸妈在上海做生意,我也经常去上海,到上海她同样的请我吃饭,服务到家。因为她的关系,回上海都去的勤了。
和岳老师至今还保持着不错的关系,中间因为她生孩子有一年多没在一起,但是还保持着联系,她说生完孩子之后和单位的情人断了,好好的相夫教子,确实有了孩子之后也没以前那么寂寞了,不过觉得我们这样的距离挺好的,不近不远,正好。
元旦的时候去上海和岳老师才做过,说到这还真的有点想她了,和她这样真的挺好,不想未来能走多远,就这样不近、不远,挺好的。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