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淫荡啦啦队长卉茵】【作者:quantity】
【淫荡啦啦队长卉茵】【作者:quantity】
字数:541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沖了个冷水澡,卉茵穿回了啦啦队的制服,慢慢走了出来,这才发现糟榚,没想到同队的队友竟都回去了,只留下她孤身一人,在这敌队的体育馆里面。不过也没关系,她自己会走回去,一想到今天自己的篮球队伍赢了那么多,卉茵这啦啦队长作梦都会笑呢!倒是这间体育馆关了灯之后,可真是难找出路,害得卉婷在里面晃来晃去,竟走到了敌队的休息室来。

  卉茵轻轻地打开了门,偷偷地朝里面瞧去,里面只留了一盏灯,有一个不算高大的人正在里面,光着上身,卉茵对他的脸还有印象,那是对方队上的一员,颇厉害的。

  「谁?」正想离开的卉茵不知怎么发出了微微的声音,被他一叫吓的呆了一下,没能跑开,和他正对的打了个照面。

  他想起来了,这可不是对方队上那身材修长的美女啦啦队长吗?怎么会留在这儿,莫非是显威风来着?要不是自己队上老是太紧张,放不开手脚,也不会被打成这个样子。

  听了卉茵几句话中有话的奚落,那人更是怒火勃发,他今天输了球,正想好好的发泄发泄,怎受得起这般奚落?一个念头陡地跃进了他心中。

  「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」看着他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,慢慢走近,卉茵本能地向后缩了缩,想要逃开却已经来不及了,刚刚比赛中一直又叫又跳的,她也已经颇为疲惫,加上今天的比赛又临时延宕,拖了好久,期间一直练习的啦啦队可真是累翻了,叫卉茵又如何逃得过他的手呢?

  架着卉茵走进了医务室,把她压在床上,男人虽然力道大得多,但卉茵的抵抗也颇为激烈,他一时火起,抓起了一旁的点滴管,就将卉茵的四肢全缚在床架上,让她大字形地张了开来。

  卉茵的尖叫声陡地停了,男人的一句话让她吓的再也不敢叫,他抓着卉茵的领口,一下就把卉婷的制服撕了开来,没几下就把卉茵剥得光溜溜的,一丝不挂,露出了白皙的肌肤、和未绽蓓蕾般的娇嫩胴体。卉茵身材修长高挑、纤细圆润,乳房虽然不算太大,却是嫩红嫩红的,娇嫩诱人,腰身纤细不堪一握,水蛇一般地全无半分赘肉,加上她俏艳娇媚的脸蛋、凝脂一般雪白嫩滑的皮肤,叫人根本就不想放过她。

  「不……要……求求你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」卉茵呢喃了几句,声音又娇又细,全不像是被架上床等待男人强奸的女孩。她本也不打算示弱,想着就算被你干也要闭着眼睛,连一声也不吭,没想到他并没有急色的干她,反而慢条斯理的俯下头去,将卉茵丰盈轻抖的乳房,纳在口中轻咬慢吮,一股似有若无的热力从粉嫩的乳尖上传了进来,熨烧着卉茵,加上他的手也已从卉茵的小腹上滑了下去,顺着卉茵茂盛的阴毛直抵桃源口处,对着卉茵最敏感最娇嫩、连触都不给人触着的阴蒂不住揉搓。卉茵是个出名的长腿姐姐,阴门外露、阴毛茂盛,直长到肚脐下面,本就是敏感至极、最易动情的,给他这般恣意的轻挑慢捻几下,光是他在卉茵圆润小腹上微微的打圈子,卉茵就有些感觉了,又怎能撑得住他对着卉茵性感带的玩弄呢?

  听着卉茵的声音慢慢地甜美起来,男人冷笑了几声,他不只是临时的见色起意,更是要好好发泄今天输球的火气,以征服对方最美丽最娇艳的啦啦队长的方式,又怎么可以让卉茵这么快就爽了呢?他的手指头慢慢离开了卉茵春水轻泛的桃花源,在卉茵的大腿上轻轻地揉搓着,而卉茵的肉体再自然不过的,对着他的手起了反应,桃花源处忍不住挺了挺,追随着他离开的、那触感无比微妙的手指头,再明显不过地显露出她春情荡漾。

  「哎……哎……啊……」卉茵的呢喃声慢慢大了起来,男人的嘴从她头一次被舔舐的乳上移了开来,微微用力地吮上了她的耳珠和粉颈,留下了微微的红痕,一双手也移到卉茵高耸结实的屁股上去,那圆臀又紧又翘、既嫩又紧实,摸起来的感觉真是棒透了,叫心中一千一百个不愿的卉茵,也要扭腰摆臀起来。在挑逗女人这方面,他是真的很厉害,那种咬囓、舔吮吸啜的方法,虽然肌肤上有些微微的痛楚,却无减於性欲的诱发,不,应该说是就是因为这痛,才让卉茵更是性致勃勃、无可遏抑。

  随着男人双手微微用力,在卉茵股间轻轻一捏,卉茵如触电殛,虽是被缚着双手双脚,仍挺起了身子来,给男人趁隙躺进了身下,卉茵这才发觉,不知何时他也已脱光了,那粗壮的淫棍直挺挺地,顶在卉茵屁股沟里,难道他要和卉茵肛交,一下弄破卉茵圆滑紧翘的小屁股吗?卉茵不禁一阵紧张,虽说从啦啦队那火辣的动作看不出来,但她可是一点经验也没有,还是个处女呢!想也没有想到会在今夜失去童贞,或是会在男人的强奸下失身,更没有想到,自己的第一次会送在变态的手里,叫春情勃发的卉茵又怎能不紧张的全身发颤呢?那种既刺激又害怕、既春心荡漾又畏缩害怕的感觉,来回冲击着卉茵的身心,弄得她都快疯狂了。
  从下面紧紧搂着无法反抗的卉茵粉背,男人的双手滑上了卉茵胸前,掌心熨上了卉茵滚烫的乳房,指间夹着卉茵因挑逗而涨起的粉嫩乳尖,时轻时重地搓弄爱抚着,但让卉茵天受不了的,还是他的那张嘴,从卉茵白皙的颈子,到背上的来回吻舔,那时重时轻的吻吮咬囓、轻拂如风的嘴唇触感,在在都使得卉茵忍不住神飘魂颤,真没想到光是背上被男人这样舔舐,就会这么舒畅。男人边舔舐着,边感觉到自己已放松多了,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从背上挑逗女孩子的体位了,虽说难以移动,但这样子他可以全身再无离分地搂贴着她,让女孩子敏感的屁股贴着他最热的部位,再加上女孩子平滑柔软的背部,可是他最爱的地方呢!

  卉茵的唔唔嗯嗯,已经大到不能叫做软语呢喃的地步,男人还真是能忍得很,也不知他已逗了卉茵多久,卉茵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,全心全意地贯注在被他上下其手,那种肉体上的、无比舒畅的快感之上,也不管自己的上半身,不论胸前或背面,早已被红红的吻痕和抓捏的痕迹给佔满了,卉茵的桃花源口又湿又黏、腻滑非常,她的大腿顶部不能自主地磨搓着,不只是为了不让那黏腻的感觉留在皮肤上,更是为了让敏感处有些磨擦而产生的快感,他的手在轻轻几下揉弄之后,再也不肯旧地重游,放着淫水汨汨的桃花源不管,可真是急死卉茵了啊!
  他离开了床,打开了灯,好更明显无遗地看着床上那赤裸裸的、被逗的春情难抑的美丽女郎,卉茵仍轻喘着,还没有从方才的激烈爱抚中回复,眼前一阵迷茫,只知他拿起了相机,拍了几张自己的冶艳裸照。但卉茵还来不及抗议,他已回到床上来了,跪在卉茵双腿之间,对着诱人的桃花源处拍了几张,之后卉茵便是一阵激昂娇媚的呻吟,她那修长白皙、光是看着就是种眼睛上的享受、在球场上老是让人离不开眼光的长腿,已经沉沦在男人的搓抚揉捏之中,而一边酥乳也被他不同以往、强而有力的狂吮猛啜,弄得又酥又软,让卉茵不住地颤抖了起来,除了他仍没有安抚卉茵水流滚滚的桃花源头以外,卉茵可真是乐死了。

  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」卉茵喘息着,强撑着最后一丝神智,大腿紧夹着,不让他如此轻易得手,也不让桃花源中鼓荡的汁液再继续涌出来。他似乎也不急於一时,只是轻轻地,将卉茵纤细的手指头纳入口中,细细舔吮,虽说卉茵的手脚已经被解了下来,但她早已被男人挑逗的春心荡漾、浑身酥麻,就算手足得到了自由,被男人压住的卉茵又怎可能逃脱得了呢?何况她虽还在抵抗,力道却已愈来愈弱,卉茵迷乱的芳心里早不知该抵抗他、还是该顺着肉体的渴望,让他得到自己的第一次。

  男人的再一次叩关仍被卉茵拒绝了,但卉茵这回却更是心迷意乱,男人的嘴舔着她的手指头,然后慢慢吻上了手背、手心、手腕,温柔地、轻巧地移了上去,等到他的嘴从卉茵的手臂滑上了再次光临的双乳时,卉茵已经融化了,她连腿都已闭不住,任他的手轻易滑入,在刺激之后,卉茵的阴蒂已经硬了起来,给他的手刮着汨汨淫液,在那娇嫩湿润的肌肤处轻扫,卉茵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。
  卉茵喘息着,感觉到他的手开始用力,将卉茵的腿掰了开来,让卉茵的桃花源赤裸裸地展现出来,他的淫棍已蓄势待发,正待一鼓作气,毁了卉茵的纯洁身子。

  微微嗯着,卉茵的桃花源第一次被男人侵入了,那种美妙的涨满感、火烫紧熨着嫩肤的灼烧、和被那涨满稍稍撑伤的微微痛楚,交织成一种美妙不可言喻的快感,卉茵叫的更是快活了,当破瓜的那一眸间,撕裂般的疼痛的确让卉茵疼的皱起了眉头,但在男人的抚爱和淫棍轻转之下,痛楚很快就被取代了。他的粗壮直肏至尽根,卉茵只觉身子几乎都要被撑破了,桃花源都要被割开了,但为什么,她就是爱上了这种被佔有、被蹂躏的感觉呢?

  卉茵挺起了水蛇般的纤腰,修长的玉腿箍在男人腰上,好让腰臀能更容易地扭摇着,迎合着男人自在如意的旋转、深肏和抽插,一开始的动作还有些稚嫩,一方面卉茵没有经验,不知要如何取悦他和自己,另一方面卉茵的心中还有些抗拒,抗拒那个被男人的强力弄的心花怒放的自己,但肉欲的欢快很快已征服了卉茵的身心,让她完全地投入了,拚命地献媚、扭摇、呻吟和吻着他,疯狂的犹如沉醉了一般,完全不像是被男人用强奸污的样儿,更不像是个正献出第一次的女孩,唯一可以证明卉茵是处女的,只有床单上那正随着卉茵的扭摇,而快速扩张范围的点点落红而已。

  卉茵的身心在快感的沖刷之中完全敞开了,她高声欢叫着、迎上了男人愈战愈勇的淫棍,花蕊深处在灼烫巨物直接的磨擦之下,泄的淫水淋漓,痛快地达到了第一次高潮,桃花源的径壁有节奏地缩紧了,就好像是张甜美的小嘴一般,吮吸着火热的淫棍,恨不得一下将它给吞了下去,那种紧缩让身陷其中的男人也是快感连连,但要到他泄身,还早得紧哪!

  得到了第一次高潮,卉茵全身都软瘫了下来,眼前一片迷惘,什么都看不到,她唯一知道的,是男人的淫棍全无射精之象,仍勇猛地一如初时。男人昂起了上身,双手扶着卉茵汗湿、染着点点落红的屁股,将她犹溢着落红和淫水的桃花源抬高了起来,淫棍更形猛烈地狂抽猛送,肏的卉茵更是热情如火,只见这瘫慵的女郎眸射春光、秀发飞舞,娇媚地嘶喊、呢喃着,一双手不自主地揉捏着乱抖的乳房,偏偏腰臀被固定着,无法迎送,只有被男人恣意奸淫的份。再一次的肌肤紧绷,比之第一次有着更深入的感受,卉茵完完全全地崩溃了下来,她连声音也叫的嘶哑了,偏偏这一点也不能表达她身受的欢娱於万一,男人的抽送也顿时加快了,灼烫的顶端紧紧贴上卉茵花蕊深处,一股灼热猛地冲了出来,卉茵只觉全身都被烧化了一般,子宫贪婪地吸取着首次承受的男人精液,一滴都不想要放掉,而卉茵被肏的高潮迭起,给这一泄的滚烫直灼烧到心窝里,全身都灼烫了起来,当场就舒服得晕了过去,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容。

  当卉茵醒过来的时候,她才被启用的胴体已被抱到休息室去了,正软瘫在桌上,垫着才滴满了她处女落红和狂泄阴精的床单,一丝不挂地任男人恣意从各角度取景,将卉茵的外泄春光,和高潮后无比满足慵媚的神态全都摄入了照相机,而四周来了好多人,全是敌队的队员们。

  「你……你想做什么……」卉茵的声音哑了,配上现时这任君宰割的俏慵模样,更显诱惑。

  「当然是好好发泄今天输球的火气呀!」

  静谧的夜空里,原本的宁恬给卉茵的一声高叫撕裂了,才刚被开苞的她正无力抵抗地任男人轮奸着,虽说刚破瓜的胴体仍是湿润柔腻,然而这回未经抚慰,铁一般的肉棒便插了进来,再上又回到身上的破瓜之痛,叫卉茵怎忍得住不叫呢?但是,连卉茵自己也不相信的,痛苦的高叫很快就转变了,娇弱恳求、无比舒适的叫床声慢慢传了开来,混着卉茵那似疼实爽的呻吟、欲拒还迎地扭摇时肌肤相亲的磨挲,球队休息室中正是一房春色。只见卉茵修长的玉腿盘在男人腰间,双臂撑在桌上,正仰着承受桃花源内的次次冲刺欢愉,一双高挺的乳房抖的迷人之至,令人忍不住要抓着,对着那美丽的粉嫩双乳恣意揉捏玩弄。甫破瓜便遭多人轮流奸淫,加上每一次都被奸的乐陶陶、爽歪歪,卉茵便是身子再健康、再硬朗,在次次销魂蚀骨、每每飘飘欲仙的交合之后,这下子也会吃不消啊!更何况卉茵又是爽到极点了。卉茵泄了一次又一次,承受了不知多少次,那精液直沖胴体深处的美感,等到全部的人都轮过、都发泄了欲火之后,卉茵已极度舒爽地再次晕迷了过去,赤裸裸地被丢在桌上,慵懒不堪,再也动不了了。

  在更衣室之中,卉茵沖着澡,把身子洗的香喷喷的,慵惓的身子虽是懒懒的不想动,但总不能那样待着吧?擦乾了身子的卉茵赤着纤足,轻轻盈盈地缓步走了出来,步履蹒跚,犹如方才才在体内肆虐的肉棒,仍深深插着她绵软的胴体似的,只有一块小小的浴巾,包着那酸酥软麻的胴体,颊上仍染着微微的嫣红丽色,眼角泛红、春色撩人。在比赛开始前的几个小时,接到传真的卉茵飞也似地赶来,承受着再一次的群体性交,爽足了一个钟点,那不只是因为传真过去的,是她被奸之后,高潮未褪的诱人模样,更是因为卉茵在那之后,已深深沉醉在被一个个男人轮流淫玩,连嘴儿和屁股都不曾放过,一寸不留地被男人剥光,全没有保留的快感,否则怎会一通传真便翩然而至,又是再合作也没有地任人凌辱呢?那男人破了卉茵的童身,将她放给队友恣意蹂躏是有道理的,他们队上的问题就是太放不开,使不出实力,如果在比赛之前,在女孩身上好好发泄过的话,情况会好很多的,所以他才在上场前,对被奸的数死方苏,正享受着那酣畅无比的快感的卉茵说,如果这一场胜了,今晚就带她上宾馆去,好好的酬谢她一晚上,不用说那一定是再一夜的纵情淫乐,一边软绵绵地躺在桌上,听着扩音机的战况,卉茵一边幻想着晚上的情节,一面不自主地抚着刚被玩的红肿的桃花源、臀间和小嘴,几个小穴今晚又要承受那种被插的又麻又酥、之后便又疼又酸的无尽慵懒快感了,红了脸儿的卉茵愈来愈期望着,好像醉了般。

  玩的红肿的桃花源、臀间和小嘴,几个小穴今晚又要承受那种被插的又麻又酥、之后便又疼又酸的无尽慵懒快感了,红了脸儿的卉茵愈来愈期望着,好像醉了般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